实时搜索: p450药物有哪些

p450药物有哪些

761条评论 3120人喜欢 3436次阅读 295人点赞
...

辛伐他汀的药物相互作用:

1.当辛伐他汀与其它在治疗剂量下对细胞色素P4503A4有明显抑制作用的药物(如:环孢霉素、米贝地尔、伊曲康唑、酮康唑、红霉素、克拉霉素和奈法唑酮)或纤维酸类衍生物或烟酸合用时,导致横纹肌溶解的危险性增高。
2.本品与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合并用药会增加肌病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这些药物包括吉非贝齐和其他贝特类,以及降脂剂量的烟酸(大于等于1g/d)。此外,血浆中高水平的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的活性增高也会增加肌病的危险。辛伐他汀和其他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由细胞色素P450的同功酶3A4所代谢。数种在治疗剂量对此代谢途径有明显抑制作用的药物能增高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的血药水平,并因而增加肌病的危险。这些药物包括环孢菌素、四氢萘酚类、钙通道阻滞剂米贝地尔、伊曲康唑、酮康唑及其它抗真菌唑类、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红霉素和克拉霉素,以及抗抑郁药奈法唑酮。
3.香豆类衍生物:临床研究曾发现辛伐他汀能中度提高香豆类抗凝剂的抗凝效果。故成人早期应用抗凝血治疗及并用辛伐他汀时应多次检查凝血酶原时间,藉此确定凝血酶原时间没有显著改变。当服用香豆类衍生物的病人,已有一个稳定的凝血酶原时间后,仍推荐在固定的期间内继续作凝血酶原时间的监察。如果辛伐他汀的剂量有变动,应同样执行以上的程序。在未服用抗凝血剂的病人中,辛伐他汀治疗从未有报导对出血或凝血酶原时间有影响。

他汀类调脂药物不宜与哪些药物一起应用: 【药物相互作用】

(1)当辛伐他汀与其他在治疗剂量下对细胞色素P4503A4有明显抑制作用的药物(如:环孢霉素、米贝地尔、伊曲康唑、酮康唑、红霉素、克拉霉素和奈法唑酮)或纤维酸类衍生物或烟酸合用时,导致横纹肌溶解的危险性增高。

(2)本品与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合并用药会增加肌病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这些药物包括吉非贝齐和其他贝特类,以及降脂剂量的烟酸(大于等于1g/d)。此外,血浆中高水平的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的活性增高也会增加肌病的危险。辛伐他汀和其他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由细胞色素P450的同功酶3A4所代谢。数种在治疗剂量对此代谢途径有明显抑制作用的药物能增高甲基羟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的血药水平,并因而增加肌病的危险。这些药物包括环孢菌素、四氢萘酚类、钙通道阻滞剂米贝地尔、伊曲康唑、酮康唑及其他抗真菌唑类、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红霉素和克拉霉素,以及抗抑郁药奈法唑酮。

(3)香豆类衍生物:临床研究曾发现辛伐他汀能中度提高香豆类抗凝剂的抗凝效果。故成人早期应用抗凝血治疗及并用辛伐他汀时应多次检查凝血酶原时间,籍此确定凝血酶原时间没有显著改变。当服用香豆类衍生物的病人,已有一个稳定的凝血酶原时间后,仍推荐在固定的期间内继续作凝血酶原时间的监察。如果辛伐他汀的剂量有变动,应同样执行以上的程序。在未服用抗凝血剂的病人中,辛伐他汀治疗从未有报导对出血或凝血酶原时间有影响。

研究他汀类药的发展有什么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他汀类药物的研究进展
[摘要] 现今世界上使用的治疗高脂血症的他汀类药物有:洛伐他汀、普伐他汀、辛伐他汀、氟伐他汀和阿托伐他汀。这类药物降脂作用强、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肯定,耐受性好,虽然与某些药物合用可导致横纹肌溶解的严重不良反应,但低剂量使用可减少甚至避免。现对这种药物的新剂型、结构特征、作用靶点、药代动力学、药理作用、不良反应、药物经济学及市场发展前景7个方面进行综述。
[关键词] 他汀类药物;药物新剂型;作用靶点;临床评价;药代动力学;药理作用;发展前景;药物经济学 他汀类药物是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发的羟甲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抑制剂。该类药物的问世是降脂药治疗史上的重大进展,其除具调脂作用强、耐受性好等优点外,在冠心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即可降低心血管事件发生率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为对该类药物的结构特征、药动学、药理作用、不良反应4个方面进行综合性比较,现综述如下。 1.已上市或正在开发的他汀类药物新剂型 目前,已上市或正处于开发中的他汀类药物包括:洛伐他汀、辛伐他汀、普伐他汀、阿托伐他汀等, 临床上,因西立伐他汀与贝特类降脂药合用可造成横纹肌溶解,导致患者死亡的严重不良反应频频发生,故已于2001年撤市。匹伐他汀由日本Nissan Chem株式会社开发,是一种很有前途的药物,目前Ⅲ期临床试验已结束,正处于注册前状态。匹伐他汀低剂量(0.1、0.3、lmg/kg)的降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疗效即相当于10倍量的阿托伐他汀,0.5mg/(kg·d)即可降低血胆固醇(TC)和甘油三酯(TG)分别达7%~20%和10%~39%,对糖尿病合并高胆固醇血症的患者更为有效。与辛伐他汀、普伐他汀、氟伐他汀和阿托伐他汀的对比研究表明,虽然彼此都能剂量依赖性地降低TC,但是匹代他汀药效最佳,是潜在的超级他汀[1]。 2.作用靶点 洛伐他汀分离自霉菌培养物,普伐他汀和辛伐他汀是通过对洛伐他汀的化学结构进行改进而得的半合成品,氟伐他汀则是第一个全合成的HMG—CoA还原酶抑制剂。他汀类药物结构中均有羟甲基戊二酸活性结构,只是存在形式不同。洛伐他汀和辛伐他汀是非活性内酯形式药物,必须代谢成其相应的开环羟基酸形式才能抑制HMG—CoA还原酶。普伐他汀以具有活性的开放酸盐结构存在,水溶性大,主要作用于肝脏,抑制肝脏胆固醇合成的能力比周围组织高400倍~1 200倍,因此,无明显抑制外周组织合成胆固醇的作用而不良反应少。洛伐他汀、辛伐他汀、普伐他汀的结构和相对分子质量十分接近,在疗效、不良反应、耐受陛等方面仅程度上稍有差异。氟伐他汀结构与以上3种他汀类药物明显不同,是以氟苯取代吲哚环的甲羟戊酸内酯的衍生物,无需代谢转化就具有药理活性[2]。阿托伐他汀与氟伐他汀一样,均含有氟苯环和氮杂环,是全人工合成的第2个他汀类药物,二者与辛伐他汀和洛伐他汀相比,水溶性增大,脂溶性降低。罗伐他汀为单一对映体,以活性羟酸钙盐形式存在。除普伐他汀外,罗伐他汀比其它他汀类药物有更强的亲水性[3] 。 3. 药代动力学 口服他汀类药物,阿托伐他汀和氟伐他汀几乎全被吸收,辛伐他汀吸收比较完全(80%-85%),普伐他汀、洛伐他汀仅少量吸收(34%和31%)。食物除对洛伐他汀和普伐他汀的吸收有影响外,对其他他汀类药物均无影响。普伐他汀的亲水性强,其血浆蛋白结合率较低,为45%,其余4种血浆蛋白结合率都在95%以上。源于肝细胞的胆固醇是形成血胆固醇的主要原因,而源于非肝细胞的胆固醇是正常细胞所必需的,他汀类药物的主要作用部位是肝脏,其肝脏排泌率分别为:阿托伐他汀98%,氟伐他汀95%,辛伐他汀85%,洛伐他汀70%,普伐他汀50%。在肝脏,洛伐他汀、辛伐他汀和阿托伐他汀通过肝细胞色素P450(CYP)3A4代谢及生物转化,氟伐他汀主要通过CYP 2C9代谢,普伐他汀则不通过细胞色素P450酶代谢。洛伐他汀和辛伐他汀为前体药物,氟伐他汀的代谢产物无抑制HMG-CoA作用的活性,另4种他汀类的代谢产物均具有这种活性[4]。阿托伐他汀的活性代谢物的作用甚至占总抑制作用的70%。功能性生物利用度(活性药物及代谢物总的抑制HMG-CoA还原酶作用的生物利用度)以阿托伐他汀最高30%,氟伐他汀24%,洛伐他汀12%-20%,普伐他汀17%,辛伐他汀5%。对HMG-CoA还原酶有抑制作用的半衰期也以阿托伐他汀最长,达20-30h,洛伐他汀、普伐他汀为3h左右,辛伐他汀小于2h,氟伐他汀最短,仅0.5-2.3h,但氟伐他汀吸收迅速,48min即达血药浓度峰值。因其半衰期短,肾脏排泌率低,可能对使用环孢素治疗的肾移植高脂血患者影响较小,相对较安全[5] 。 4.药理作用 4.1 降脂作用 HMG—CoA还原酶是胆固醇合成酶系中的限速酶,他汀类药物通过对其抑制作用,使胆固醇的合成减少,血浆和组织细胞内胆固醇浓度均降低,促进浓度依赖的低密度脂蛋白(LDL)受体活性提高,加速LDL的分解代谢,并能减少极低密度脂蛋白(VLDL)合成,使VLDL转化成LDL减少,从而进一步降低LDL—C水平。故他汀类药物能显著降低TC和LDL水平,使TC平均下降30%~40%,LDL—C下降35%~45%。[6] 4.2 防治心脑血管疾病 一项长达5.5年的针对他汀类药物的临床疗效试验(超过30 800病例)统计表明,作为一级或二级预防冠心满类药物,其可使冠心病的发病率降低25%~60%,全病因死亡的危险性降低约30%。此外,还有显著降低[7]心绞痛和脑血管意外发生的危险性,并可大大减少冠脉架桥、移植和血管造影的必要性。这种对心脑血管的独特防治和保护作用,主要体现在:减少纤维蛋白原水平和粘度;增强移植后的免疫耐受;减少血管平滑肌细胞对LDL的摄取和聚集;增加游离胆固醇;减少巨噬细胞内的胆固醇酯浓度;抑制组织因子的释放,及活化内皮细胞内的一氧化氮(NO)合酶、增加NO而扩张血管和减少栓[8]塞,表现为改善内皮功能,抗血小板聚集,减轻或消除炎症反应及抑制动脉硬化进展等。 4.3 对肾的保护作用 在许多肾病实验模型中,他汀类药物可降低肾小球损害程度,从而达到保护肾功能的目的。其一方面减少脂代谢异常(因为许多肾衰患者脂代谢不正常,可引起慢性肾功能损害);另一方面,有非依赖降脂的肾保护作用。目[10] 前,学者们认为非依赖降脂的肾保护作用包括抗细胞增殖、抗炎症、免疫调节、抗骨质疏松。他汀类药物可直接作用于肾脏细胞,减轻肾小球硬化,延缓肾功能衰竭,尤其对糖尿病[12]肾病具有较好的治疗作用。[9] 4.4治疗骨质疏松症 他汀类药物可促进骨骼形成,用于治疗骨质疏松症、骨折、原发性或继发性甲状腺机能亢进、转移性骨病、溶骨病等疾病。目前的研究发现,≥50%的男、女患者服用他汀类药物可使骨折发生率减少45%,短期使用后具保护作用,且在不同骨骼位点均可产生疗效。研究显示,他汀类药物可促进骨的形成,增加骨密度,修复骨的显微结构并使骨骼健壮,降低骨折危险性,因此也适用于治疗老年骨质疏松症盯。 4.5 预防老年痴呆症 近年研究发现,他汀类药物还可降低发生老年痴呆的危险性。为观察其与老年痴呆的相关性,有人将284例>50a的痴呆患者与1 080例年龄相仿的非痴呆者进行比较,结果发现,高胆固醇 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群,患痴呆的可能性较胆固醇不高或不服用胆固醇药的人群低70%”[11] 。 5.不良反应

他汀类药物耐受性好,一般不良反应有口干、腹痛、便秘、流感症状、消化不良、转氨酶升高等,发生率≥1%,停药后均可自行消失。[13] 5.1 肌病 肌病包括肌炎和横纹肌溶解,是HMG—CoA还原酶抑制剂所致的最典型且严重的不良反应,临床表现为肌无力、肌痛、无尿、血清肌酸激酶(CK)升高等,发生率约为1‰。他汀类药物与肝细胞代谢酶细胞色素Ptso的一种基因亚型(CYP3A4)抑制剂或底物合用,会增加肌病的发生率,可能是因它们抑制了他汀类药物的代谢,使其血药浓度升高。这些药物包括:环孢素、红霉素、克拉霉素、奈法唑酮、抗真菌药和蛋白酶抑制剂,贝特类、烟酸亦会增加肌病发生 的危险性。[14] 5.2 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此不良反应少见。据文献报道,某43a男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给予辛伐他汀lOmg,po,bid,第2次服用后面部、胸部、肢端即出现弥漫性瘀斑,经检查血小板较少,<10×109/L,提示洛伐他汀、辛伐他汀与双香豆素类抗凝药物合用时,应及时调整抗凝药剂量。[15] 5.3 精神抑郁 4例44a~66a女性高脂血症患者,每晚服用普伐他汀lOmg,治疗12wk时出现精神抑郁症状。其中1例因伴有高血压而加服依那普利治疗,精神抑郁加重,产生自杀念头,8wk后停用普伐他汀,未用抗抑郁药,用药lOwk后症状改善。 5.4 感觉异常和脱发 22例高脂血症患者服用辛伐他汀出现感觉异常,多发生于面部、头皮、舌头和四肢,临床表现为麻木感、烧灼感、皮肤过敏或疼痛。出现反应的时问各不相同,从用药当天到治疗[8] 不等,并有16例高脂血症患者服用辛伐他汀引起脱发,女性占13例,出现症状时间3d--15min。 6.药物经济学评价 对他汀类药物的冠心病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作用进行了成本效果分析后,结果阿托伐他汀的预期寿命最长,净成本也低于洛伐他汀、普伐他汀和辛伐他汀。与氟伐他汀相比,每延续1年生命,阿托伐他汀花费成本低且效果好。在试验的基础上,对阿托伐他汀、氟伐他汀、洛伐他汀、普伐他汀、辛伐他汀进行了[9]成本效果分析,结果是:以10,20,40mg/d的剂量服用时,阿托伐他汀比其他他汀类药物降LDL更显著,它也是成本效果最优的HMG-CoA还原酶抑制剂。按每降LDL一个百分点所花成本计算,阿托伐他汀10mg最为经济($17.96),其次是氟伐他汀40mg($19.83),阿托伐他汀20mg($22.85),阿托伐他汀40mg($24.96),其他都在$25.00以上。[16] 7.他汀类药物的研究方向和市场前景 他汀类药物有着广泛的临床应用价值。上世纪最后20 年被医药界誉为“调脂年”, 进入新世纪后又步入了“他汀类药物时代”。 [10]他汀类药属于羟甲基戊二酸单酰辅酶A ( HMG-CoA)还原酶抑制剂, 通过抑制HMG-CoA 还原酶, 减少胆固醇的合成, 加速循环中极低密度脂蛋白和低密度脂蛋白的清除, 是治疗高胆固醇血症的首选药物。同时, 也降低甘油三酯和升高高密度脂蛋白, 对轻中度高甘油三酯血症有一定疗效。20 世纪90 年代进行的他汀试验证实, 他汀类药物通过调整血脂可以明显减少心血管事件的发生, 降低心血管病死亡率及总死亡率, 降低发生中风的危险性。他汀类药物已确立了其临床有效调脂药的重要地位。目前国内临床上使用的他汀类药规格一般为20mg、10mg、5mg ,各种他汀类药物剂量为:洛伐他汀20~80mg (常用20mg),辛伐他汀10~80mg(常用20mg),普伐他汀10~40mg(常用20mg),氟伐他汀20~40mg (常用20mg),阿托伐他汀10~40mg(常用10mg)。他[11]汀类药物降低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的作用虽与剂量有相关性, 但不呈直线相关关系, 即剂量加倍, 疗效并不成倍增加。因此, 不宜为了片面追求提高疗效而过度增大剂量, 应按降脂强度合理选择药物。洛伐他汀问世最早, 是他汀类药的鼻祖。辛伐他汀降脂作用比洛伐他汀强一倍, 较普伐他汀约强100

威而刚的与其他药物的影响:

体外实验:本品代谢主要通过细胞色素P450 3A4(主要途径)和2C9(次要途径), 故这些同功酶的抑制剂会降低西地那非的清除。  体内实验:健康志愿者同时服用本品50mg和西咪替丁(一种非特异性细胞色素 P450抑制剂)800mg,导致血浆内西地那非浓度增高56%。  单剂西地那非100mg与细胞色素P450 3A4的特异性抑制剂红霉素(500mg,一日两次,共5天达到稳态)合用时,西地那非的药时曲线下面积(AUC)升高182%;单剂西地那非100mg与另一种CYP450 3A4抑制剂HIV蛋白酶抑制剂saquinavir合用,达到稳态时(1200mg,一日三次),则后者的Cmax提高140%,AUC增加210%,西地那非不影响后者的药代动力学;酮康唑、伊曲康唑等更强效的CYP450 3A4抑制剂, 上述作用可能更大;当与CYP450 3A4抑制剂(如酮康唑、红霉素、西咪替丁)合用时,西地那非的清除率降低。可预测同时服用CYP450 3A4的诱导剂(如利福平)将 降低血浆西地那非水平。  单剂抗酸药(氢氧化铝/氢氧化镁)对本品生物利用度没有影响;CYP450 2C9抑制剂(如甲苯磺丁脲、华法令)、CYP450 2D6抑制剂(如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 三环抗抑郁药)、噻嗪类药物及噻嗪类利尿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钙通道阻滞剂等,对西地那非的药代动力学没有影响。  襻利尿剂和保钾利尿剂可使西地那非活性代谢产物(N-去甲基西地那非)的AUC 增加62%,而非选择性?-受体阻滞剂使其增加102%。这些对西地那非代谢产物的影响不会引起临床变化。
【 用法用量 】
对大多数患者,推荐剂量为50mg,在性活动前约1小时服用;但在性活动前0.5~ 4小时内的任何时候服用均可。基于药效和耐受性,剂量可增加至100毫克(最大推荐 剂量)或降低至25毫克。每日最多服用1次。
下列因素与血浆西地那非水平(AUC)增加有关:年龄65岁以上(增加40%)、 肝脏受损(如肝硬化,增加80%)、重度肾损害(肌酐清除率﹤30ml/分,增加100%)、 同时服用强效细胞色素P4503A4抑制剂(酮康唑、伊曲康唑增加200%)、红霉素增加 182%、saquinavir增加210%。由于血浆水平较高可能同时增加药效和不良事件发生率, 故这些患者的起始剂量以25mg为宜。
研究表明,HIV蛋白酶抑制剂Ritonavir可使西地那非血药水平显著增高(AUC增 加了11倍)。有鉴于此,建议服用Ritonavir的患者,每48小时内用药剂量最多不超过 25mg。
【 不良反应 】
部分人员会呈现头痛、潮红、消化不良、鼻塞及视觉异常等。视觉异常为轻度和一过性的,主要表现为视物色淡、光感增强或视物模糊。
【 禁忌症 】
服用任何剂型硝酸酯类药物的患者,无论是规律或间断服用,均为禁忌症。对西 地那非(万艾可)中任何成分过敏的患者禁用。
【 注意事项 】
西地那非-硝酸酯类影响血压的相互作用,可从给药开始持续到整个6小时的观察 期内。所以,在任何情况下,联合给予西地那非和有机硝酸酯类或提供NO类药物(如硝 普钠)均属禁忌。
以下患者慎用西地那非:阴茎解剖畸形(如阴茎偏曲、海绵体纤维化、Peyronie氏病), 易引起阴茎异常勃起的疾病(如镰状细胞性贫血、多发性骨髓瘤、白血病)。其他治疗 勃起功能障碍的方法与本品合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研究,不推荐联合使用。 在已有心血管危险因素存在时,用药后性活动有发生非致命性/致命性心脏事件的 危险。在性活动开始时如出现心绞痛、头晕、恶心等症状,须终止性活动。国外批准本 品上市后,有少量勃起时间延长(超过4小时)和异常勃起(痛性勃起超过6小时)的 报告。如持续勃起超过4小时,患者应立即就诊。如异常勃起未得到即刻处理,阴茎组 织将可能受到损害并可能导致永久性勃起功能丧失。 西地那非对性传播疾病无保护作用。
【 老年患者用药 】
健康老年志愿者(≧65岁)的西地那非清除率降低。血药浓度较高,可能同时增 加不良事件的发生,故起始剂量以25mg为宜。

泰勒宁的药代动力学:

吸收和分布:据报道羟考酮在癌症患者体内的平均绝对口服生物利用度大约为87%;其在体外与人血浆蛋白的结合率为45%。静脉注射给药后的分布容积为211.9±186.6 L。对乙酰氨基酚口服后在胃肠道迅速并几乎全部被吸收,过量给药后在4小时内完全吸收。对乙酰氨基酚在大多数体液中分布相对均匀,药物与血浆蛋白的结合是可逆的,在急性中毒期的浓度下仅能结合20%~50%。代谢和消除:大部分羟考酮在首过代谢中脱去烷基成为去甲羟考酮;羟考酮在CYP2D6酶的催化下邻位脱甲基形成二氢羟吗啡酮。单剂量口服羟考酮后,游离和结合状态的去甲羟考酮、羟考酮及二氢羟吗啡酮经尿液排泄,消除半衰期为3.51±1.43小时;给药24小时后,大约8%~14%的药物以游离羟考酮的形式控排泄。对乙酰氨基酚在肝脏内通过细胞色素P450微粒体酶代谢,体内大约80%~85%的对乙酰氨基酚主要与葡糖醛酸结合,少量的对乙酰氨基酚与硫酸和半胱氨酸结合。在肝脏结合之后,第一天内能够从尿液回收90%~100%的药物。大约4%的对乙酰氨基酚通过细胞色素P450氧化酶代谢成一种有毒的代谢物,该代谢物可以与固定数量的谷胱甘肽结合而进一步被解毒。普遍认为这个有毒的代谢物NAPQI(N acetyl-p-benzoquinoneimine,Nacetylimidoquinone)会导致肝坏死。高剂量的对乙酰氨基酚可以耗尽体内贮存的谷胱甘肽,因此会降低对有毒代谢物的转化。高剂量时,与葡萄糖醛酸和硫酸结合的代谢途径可能容量饱和,导致对乙酰氨基酚通过替代途径的代谢量增加。

大神,这是治什么病的药: 克拉霉素缓释片是治疗细菌性呼吸道感染,如支气管炎、肺炎、咽炎等的消炎药,其它药品因字太小看不清楚,无法判断是治什么病的。

肝药酶对于药物代谢和临床效应有何影响: 肝药酶是一种笼统的说法,主要是细胞色素P450酶系,此外还有乙酰基转移酶、乙醛脱氢酶等等,药物主要靠肝脏的各种酶系代谢,其主旨就是增加药物的水溶性,最终使药物排出体外,也就是我们说的肝脏的解毒功能。
大部分药物经肝药酶代谢后会失去或降低药理活性,代谢越快,生物利用度越小,半衰期越短,这样的药物只能适用于静脉给药了。
当然有些药物故意设计成前体药物,也就是说药物本身没有药理活性,进入肝脏代谢后才能产生有药理活性的物质,比如氯吡格雷,本身并无抗血小板活性,进入肝脏经CYP3A4\CYP2C19代谢后产生有抗血小板活性的分子。
临床上,我们主要考虑药物之间对肝药酶的竞争。两种药物都经统一酶代谢,则两者产生竞争,互相影响,比如在抗排异用药中,常见环孢素和伏立康唑的合并用药,伏立康唑抑制CYP3A4的活性,导致给予常规剂量的环孢素所产生的血药浓度大大高于所需治疗浓度,必须降低剂量使用,但是一旦停止给予伏立康唑,环孢素浓度立刻大幅度下降,如果不及时调整环孢素给药剂量,将严重干扰抗排异的治疗,甚至产生生命危险。

盐酸伐地那非片的药物相互作用:

CYP 抑制剂:伐地那非主要通过肝脏酶系经由细胞色素P450 (CYP) 同工酶 3A4代谢,CYP3A5 和 CYP2C 同工酶在其代谢中起一定的作用。因此,这些酶的抑制剂可以减少伐地那非的清除。西咪替丁: 健康志愿者中,联合使用伐地那非(20 mg)和非特异性细胞色素P450抑制剂西咪替丁(400 mg,一日二次) ,不影响伐地那非的AUC和 Cmax。红霉素: 健康志愿者中,联合使用伐地那非(5mg)和CYP3A4抑制剂红霉素(500 mg,一日三次),可使伐地那非的AUC和 Cmax 分别增加300%和200%。酮康唑 :健康志愿者中,联合使用伐地那非(5mg)和强CYP3A4抑制剂酮康唑(200 mg), 可使伐地那非的AUC和 Cmax 分别增加900%和300%。印地那韦: 联合使用伐地那非(10 mg)和 HIV蛋白酶抑制剂印地那韦 (800 mg,一日三次) ,导致伐地那非AUC 增加1500 %,Cmax增加600 %。联合用药24小时后,伐地那非的血浆浓度大约是其最大血药浓度(Cmax)的4%。利托那韦:(600 mg,一日二次)和伐地那非5mg同时使用,导致伐地那非Cmax增至13倍,AUC0-24增至49倍。强CYP3A4抑制剂利托那韦(也抑制CYP2C9酶)可阻断伐地那非的经肝代谢,利托那韦显著延长伐地那非的半衰期至25.7 小时。同时使用P450(CYP)3A4抑制剂酮康唑,伊曲康唑,印地那韦和利托那韦可显著增加伐地那非血浆水平。同时使用红霉素时,伐地那非的最大剂量不超过5mg。服用酮康唑、伊曲康唑时,伐地那非的最大剂量不得超过5mg。当酮康唑、伊曲康唑的剂量超过200 mg时,不能服用伐地那非。避免同时服用强效CYP3A4抑制剂印地那韦和利托那韦。硝酸盐类,一氧化氮供体:一项对18名健康受试者的研究表明,舌下含服硝酸甘油(0.4mg)前在一定时间内(24小时至1小时)合并服用伐地那非(10mg)时,未发现有强力的降血压作用。健康中年受试者服用伐地那非1至4小时后,舌下含服硝酸甘油(0.4mg)降血压作用增强。服用硝酸甘油前24小时使用伐地那非20mg未观察到此作用。目前尚无资料证实患者合并应用伐地那非和硝酸盐类药物具有潜在的降压作用,应避免合并用药。其它:伐地那非(20 mg)与格列苯脲(3.5 mg)联合使用时,不影响格列本脲的相对生物利用度(不影响格列本脲的AUC 和 Cmax)。无资料显示合并应用格列本脲影响伐地那非的药代动力学。伐地那非(20 mg)与华法林(25 mg)联合使用时,未发现药代动力学与药效学(凝血酶原时间和凝血因子II, VII 和 X)的相互作用。联合使用华法林不影响伐地那非的药代动力学。伐地那非(20 mg)与硝苯地平(30 或 60 mg)联合使用时,未发现其相关的药代动力学相互作用,也不会产生药效学相互作用(与安慰剂相比,伐地那非导致额外的血压降低,仰卧位收缩压和舒张压平均分别降低了5.9 mmHg 和5.2 mm Hg)。α-受体阻滞剂:由于α-受体阻滞剂可显著降低血压,尤其会导致体位性低血压和昏厥,因此研究了α-受体阻滞剂和伐地那非的相互作用。血压正常的志愿者,短期每日合并服用特拉唑嗪 10 mg或坦洛新 0.4 mg和伐地那非10 mg 和 20 mg,两类药物同时达到Cmax,会导致某些病例立位收缩压[ 85mmHg,或降低 30mmHg并出现体位性低血压。当Cmax间隔6小时,上述情况较少发生,尤其是和坦洛新服用时。伐地那非和坦洛新合并应用时,立位收缩压和舒张压平均分别降低8 mmHg和7 mmHg(不论服药间歇长短)。对长期接受α-阻滞剂治疗(坦洛新0.4mg或特拉唑嗪5mg,10mg) 的良性前列腺增生 (BPH)患者服用伐地那非5mg作了进一步的研究,立位收缩压和舒张压平均分别降低6 mmHg和3 mmHg(不论服药间歇长短或何种α-阻滞剂)。3名患者合并应用坦洛新和伐地那非后,至少出现一次短暂的立位收缩压[ 85 mmHg, 但无低血压症状;接受特拉唑嗪治疗的患者同时服用伐地那非5mg ,5例立位收缩压下降 30mmHg (安慰剂组2例),1例立位收缩压[ 85 mmHg伴眩晕。但伐地那非5mg和特拉唑嗪间隔6小时服用不会出现上述现象。当地高辛(0.375 mg)达到稳态时,联合使用伐地那非(20 mg),隔日一次,持续使用14天以上,尚无资料发现其相关的药代动力学相互作用。单剂量Maalox (抗酸剂,氢氧化镁/氢氧化铝)不影响伐地那非的生物利用度(AUC)或最大血药浓度(Cmax)。联合使用H2-受体拮抗剂雷尼替丁(150 mg 一日二次)和西咪替丁(400 mg 一日二次)不影响伐地那非(20 mg)的生物利用度。单独或联合使用小剂量阿司匹林(2x 81 mg 片)时,伐地那非(10 mg和20mg)不影响出血时间。伐地那非不增强酒精(按体重,0.5 g /kg)的降压效果。其药代动力学未发生改变。Ⅲ期临床试验的药代动力学资料显示,阿司匹林、ACE-抑制剂、β-受体阻断剂、弱CYP 3A4-抑制剂、利尿剂和用于糖尿病的治疗药物(磺脲类和二甲双胍)对伐地那非的药代动力学没有显著影响。食物和日常饮食:伐地那非与高脂饮食(脂含量57%)同时摄入时,伐地那非的吸收率降低,Tmax延长60分钟, Cmax值平均降低20 %,但AUC不受影响。伐地那非与普通饮食(脂含量30 %)同时摄入时,其药代动力学参数(Cmax,Tmax,和AUC)不受影响。因此,伐地那非和食物同服或单独服用均可。

  • 2016数学二预测谁的好

    哪位亲有JYJ 演唱会上那首那个慢板的nine的MP3啊?!还有那首lion heart!!: 百度云:http://pan.baidu.com/s/1micZkqW ...

    559条评论 6330人喜欢 5750次阅读 935人点赞
  • 五笔98和86哪个好

    QQ空间说说能发多少字?适合写小说发说说吗?: 看你,如果你真的想发可以分几段呀 ...

    425条评论 5351人喜欢 3210次阅读 469人点赞
  • 50加仑的够几个人

    LINCOIN是什么车: 美国原装进口车林肯。 ...

    815条评论 5247人喜欢 3043次阅读 225人点赞
  • op怎么读

    尼桑轩逸鼓风机继电器: 你好,是鼓风机没有电到?还是建议检查鼓风机电阻,这车经常烧电阻。在油门踏板右上方,绿色的【汽车有问题,问汽车大师。4S店专业技师,10分钟解决。】 ...

    283条评论 2301人喜欢 6332次阅读 467人点赞
  • 蹦开衣服的gif是谁了

    手机QQ空间说说变成彩色字体要怎么变啊?: 在手机登陆自己的QQ,打开好友动态。点击右上方的“+”号。在菜单中选择“说说”。输入自己想要发表的说说内容。点击键盘上方的一个“A”字母一样的标志。在最下方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字体”,另一个是“炫彩字”。选择自己喜欢...

    610条评论 6452人喜欢 5001次阅读 889人点赞